21世纪经济报道将推出《中国制造业,中寻找动能转换——宝钢、马钢、武钢去产能调查之一

以智能化为标志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已经到来,特朗普政府欲重整美国制造业,德国提出了“工业4.0”,我国也发布了《中国制造2025》规划,力求在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中占得先机。2017年5月-12月,21世纪经济报道将推出《中国制造业:景气2017》系列报道,派出骨干记者到企业一线,从各行业的产业环境、竞争格局、转型升级、未来战略、科技融合等多角度多层次地进行高端专访和一线走访报道,助力“中国制造”转型高端“中国智造”。

在“加”与“减”中寻找动能转换——宝钢、马钢、武钢去产能调查之一

《中国制造业:景气2017》系列报道之高端访谈

滚滚长江将宝钢、马钢、武钢三家国有大中型钢铁企业连在一起。背靠经济发达的长江中下游市场,面对声声紧逼的国家去产能令,半年来三家国有钢铁企业去产能进展如何?记者近日奔赴宝钢、马钢、武钢采访发现,三家企业通过产品升级、产业链延伸、转型发展,发力供给侧,促使供给体系更好适应需求结构变化,在“加”与“减”中寻找动能转换,实现产业升级。

丁毅表达了对钢铁行业的一些担忧。“价格的涨跌幅度太大,对我们的生产和销售会有一些不利影响,”他说,“同时,目前整个行业的库存情况还是比较大的,不过从全年来看,我还是抱有乐观的态度。”

压缩过剩产能

2017年,中国的钢铁企业在经历两年的困难期后全面复苏,今年一季度各大钢铁企业表现均十分亮眼。

签订军令状,停产又复产,完不成即问责……今年以来,去产能打头阵的钢铁行业一直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。

其中,马钢股份显得更为突出,利润排名从2015年中国上市钢企的第21位,攀升到2016年的第4位,再到今年一季度以同比大幅扭亏为盈9.01亿元的成绩,位列中国上市钢企利润榜前三。

马钢集团地处长江南岸,其控股的马钢股份拥有我国“钢铁第一股”之称。在马钢一铁总厂,11号高炉静静矗立着,锈迹斑斑。

对于这样的成绩,马钢股份董事长丁毅看得相当淡然。在他看来,2017年一季度算是自2009年以来的最好的开局,延续了2016年下半年以来上升的势头。“总体来讲,公司的运营是健康的,我们的数据也支撑我的看法,整体表现非常稳健。”他说。

去年四季度以来,马钢集团已安全平稳关停马钢公司全部钢铁冶炼产线。股份公司本部除关停1座40吨转炉外,还关停了1座500立方米高炉。马钢重机公司关停1座15吨、1座20吨机械铸造电炉。马钢集团共计退出炼铁产能222万吨,炼钢产能281万吨。

同时,作为国民经济的支柱性产业之一,钢铁的景气程度受到宏观经济发展程度的直接影响,2017年一季度6.9%的GDP增速,普遍好于此前各界的预期,这一“开门红”的成绩也给了钢铁行业强劲的动力。

“即便是今年三四月份吨钢利润超过千元,我们也不为所动。”马钢集团董事长高海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。

不过,他也表达了对钢铁行业的一些担忧。“价格的涨跌幅度太大,对我们的生产和销售会有一些不利影响,”他说,“同时,目前整个行业的库存情况还是比较大的,不过从全年来看,我还是抱有乐观的态度。”

宝钢集团投产17年的不锈钢2500立方米高炉已正式关停,宝钢不锈钢全年将减少产铁250万吨。7月12日,宝钢股份公告称,宝钢集团计划在2016-2018年期间压减钢铁过剩产能920万吨,此外还有追加压减钢铁产能的计划。

多因素影响钢市走向

事实上,伴随着近年来钢铁形势下滑,一些钢铁企业早就主动淘汰落后产能。武钢在过去十年间已经淘汰400万-500万吨能耗高、成本高、盈利差的产能。在6月16日举行的武钢股份2015年股东大会上,武钢集团董事长马国强表示,今年武钢集团计划退出炼铁产能319万吨,炼钢产能442万吨。

“从全年情况来看,回到2015年那样的情况可能性不大,”丁毅告诉记者,“今年是非常重要的一年,大家都希望有一个稳定的经济形势,其实一季度也说明了这样的情况。”

除了单个企业内部化解过剩产能,钢企之间的兼并重组也被视为去产能的关键一招。在宝钢集团总经理陈德荣看来,只有产业集中度提高了,钢铁行业的资源配置效率才会大幅提升,宝钢、武钢联合,“两边都能生产的东西,可以再淘汰一些”。

而今年年初,五部委联合出台了《关于进一步落实有保有压政策促进钢材市场平衡运行的通知》,明确要求严厉打击违法生产和销售“地条钢”行为,2017年6月底前依法全面取缔生产建筑用钢的工频炉、中频炉产能。

增加有效供给

对于钢铁市场而言,这样的“铁腕”政策影响颇深。

一边是钢铁产能严重过剩,一边是高端产品依赖进口。身处产业寒冬,三大钢企纷纷调整产品结构,强化有效供给,提升市场竞争力。

“这样的清理力度对我们企业而言是非常大的利好消息,”丁毅告诉记者,“因为过去‘地条钢’基本都是用废钢炼制,在打击‘地条钢’后废钢的价格就出现下降,有助于弥补我们铁水的不足;其次废钢能耗比较低,节约了很多成本。”

宝钢冷轧厂质检站的幺云蔚,参与了宝钢上世纪90年代建成的首条热镀锌生产线的系列改造。如今同样的一条产线,产量不变,但其产品已从建筑类的彩涂基板,升级到汽车板,再升级到超高强钢汽车用材。

同时,长期以来钢铁工业由于高能耗和高污染备受社会关注,今年4月份以来由国家环保部牵头组织的各类巡查也在密集进行。

宝钢产品结构调整不是“为调而调”,而是随着市场需求的变化节奏,“踩点”升级。“我一直相信,不是一想到要搞新的,就把过去的成果像垃圾一样扔掉。”幺云蔚说。

而对于马钢来说,高强度的巡查并不会影响钢铁的生产。“我们从几年前开始做环保的工作,吨钢的环保投入达到150元,取得了一定成绩,”丁毅说,
“我们所有炉子环保要求都是达标的,巡查不会影响我们的正常生产。”

“汽车用的高强钢、核电用钢、军工用钢,都是宝钢的发展方向。”陈德荣认为,没有强大的钢铁工业基础,先进制造业只能建在沙滩上。钢铁行业要提高技术水平,为制造业提供关键材料支撑。

记者在跟随参观位于马鞍山的工厂时,也用空气测量设备对钢厂的PM2.5指数等进行了测量,生产核心区域的相关数据仅为37,明显低于在马鞍山市内测量的数据。

高海建说,在调整产品结构方面,马钢集团将加大轮轴、型材、汽车板等产品的技改投入,孕育形成新的增长动力。未来3-5年,马钢集团还计划投资77亿元,实施特殊钢线棒深加工、高翼缘重型H型钢、动车车轴等10个重点产线升级项目,全面提升马钢轮轴、板带、长材三大系列产品市场竞争力。

据马钢股份负责生产的人员介绍,在钢价上扬的时期,全国粗钢的产量也在不断放量,一季度最高产量为日产钢230万吨,而到了4月份上旬这一数据上升至232万吨。

“马钢车轮已在350公里、250公里高铁上试运行,目前接近40万公里,预计年底完成考核测试。”马钢股份总经理助理、轨道装备公司董事长杜松林对逐渐取代进口充满信心。

而随着产量上升,库存也“水涨船高”。丁毅坦乘目前马钢的库存水平比较高。“以汽车板为例,因为需求端不是很均衡,我们需要备一定量的货进行应对,”他说,“为了应对后续需求的上升,现在进行库存准备是正常的。”

武钢集团立足自身特点,在汽车板、输电电工钢等方面做强武钢的强项。近半年来,武钢电工钢和汽车面板产量达到600万吨,在总产量中所占的比重超过三分之一。

不过,作为国内最重要的汽车板供应商之一,马钢不仅面临着来自于其他钢厂的竞争,也面临着今年一季度汽车板需求下降的趋势,相关板材的销售量也出现了下降。

加速产业转型

“2017年元月,我们汽车板的订单量是28万吨,之后逐步下降,到5月份就下降至12万吨。”丁毅说。

以往,我国钢铁企业缺乏主动向下游用钢领域延伸的意识,在国外走“按件卖”的精细化路线时,我们因不了解下游需求,仍然“按卷卖”“按卡车卖”,导致产品附加值低。如今,三家钢铁企业都很看重钢铁服务业的发展空间。并且结合自身实际,加快转型步伐。

相关文章

Post Author: admi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